Home / 投資 理財 / 涉案數千億元地下錢莊案:偽造外貿交易,騙取政府獎勵數億元

涉案數千億元地下錢莊案:偽造外貿交易,騙取政府獎勵數億元

涉案數千億元地下錢莊案:偽造外貿交易,騙取政府獎勵數億元

循著一個養貂農民的銀行帳戶,黑龍江省七台河市警方揭開一張巨大的地下錢莊關係網。

與以往走私、販毒、貪腐等犯罪活動中的贓款通過地下錢莊轉移境外不同。圍繞著這些地下錢莊,數十家企業和報關行參與其中,騙取出口退稅、虛開增值稅發票,乃至騙取政府出口創匯獎勵金。

涉案金額巨大:警方凍結涉案資金5.77億元、股票0.61億元,扣押涉案資金1.86億元,涉案流轉資金達數千億元。其中,詹某豐地下錢莊團夥通過偽造虛假外貿交易,騙取一些地方政府出口創匯獎勵5.6億元。

Advertisement 以下為廣告



彩色隱形眼鏡大特價: 全場HK$100元一對起,加50元再多一副特價款!


近日,七台河警方向澎湃新聞(www.thepaper.cn)披露了這一由公安部掛牌督辦的特大地下錢莊系列案:打掉地下錢莊8個、報關行14家,查處騙取出口退稅、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違法犯罪企業15家。目前已抓獲嫌犯82人,移送審查起訴65人。

 

 

 

公安部經偵局反洗錢部門負責人束劍平說,從七台河警方偵破的系列案件來看,地下錢莊並不僅是公眾看到的為了留學、移民等轉移資金。它越來越和騙稅、虛開增值稅發票、詐騙政府獎勵等其他犯罪交織在一起,成為上游犯罪的幫兇。

梳理兩千余張銀行卡,發現一條涉案線索

2015年4月16日,公安部會同中國人民銀行、國家外匯管理局等部門聯合部署,從當天起至年底,在全國範圍開展打擊利用離岸公司和地下錢莊轉移贓款的專項行動。

七台河市公安局為此撿起一樁舊案——2013年該局偵破的一起特大跨境網路賭博案。

“在超過2000億的涉案賭資中,70%以上是通過地下錢莊在境內外流轉。”七台河市公安局副局長朱孔勤對此解釋。

隨後,警方對2000多張涉案銀行卡分析研判,發現同省綏芬河市有三個地下錢莊。但七台河警方對綏芬河市沒有管轄權,經繼續梳理,他們從中發現與本地有關的線索:該市勃利縣農民李某某向綏芬河報關行打過40萬元。

“我們就立足李某某,查了他的帳戶,發現了異常。”朱孔勤說,李某某是一個普通的農戶,除了種地,主要養貉賣毛皮,但他的帳戶一年流轉兩千萬。

朱孔勤算了一筆賬:李某某一年最多生產500張貉子皮,一張貉子皮市場價500元左右,一年下來最多25萬元。“若按2000萬算,這和他的養殖能力明顯不符。”

警方進一步調查發現,李某某的銀行卡由勃利縣一皮革銷售有限公司控制,該公司帳戶資金從2012年至2015年流轉3億元,除李某某的帳戶外,還控制著其他十幾個人的銀行卡帳戶。

Advertisement 以下為廣告




“按照這個數額,該皮革公司每年要開幾千萬元的增值稅發票,根據他們公司較為簡陋的廠房,可以判斷達不到這個能力,有虛開增值稅發票的嫌疑。”朱孔勤說,警方進一步偵查該公司外匯帳戶發現,出口的1110萬美金來自香港三家公司,它們的法定代表人是山東菏澤的梁某華和梁某鋒。

讓警方感到蹊蹺的是,這1100萬美金進入該皮革公司帳戶後,分散打到李某某等十幾個銀行帳戶,最後又從李某某等人的帳戶,回到了梁某華、梁某鋒控制的國內帳戶。至此,警方判斷,梁某華、梁某鋒或是地下錢莊,為皮革公司出口騙退稅提供虛假資金流。

2015年9月,35歲的梁某華因涉嫌非法經營罪被七台河警方逮捕。警方透露,現已查明,2009年至2015年,梁某華、梁某鋒利用在香港開設的10家離岸公司和在境內開設的200餘個銀行帳戶,非法買賣外匯2.86億美元。

註冊離岸公司,非法買賣外匯近十億美元

在梁某華被七台河警方逮捕當天,與他有多筆美金周轉的丁某玲在福建晉江被七台河警方刑拘。

丁某玲,51歲,小學文化,晉江人。她供述,2012年她在俄羅斯做生意,因國際形勢經營慘澹,她就回到晉江,用丈夫莊某設的名字註冊了泉州伍路興貿易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伍路興公司)。

梁某華和丁某玲在俄羅斯相識。據丁某玲供述,她知道梁是做地下錢莊生意的,從俄羅斯等地低價收購美金,然後銷售給國內有需要的公司,從中牟利。

2013年七八月份,梁某華電話她,希望她説明銷售美金,許諾每銷售一萬美金給她20至30元人民幣提成。

“我幫他賣了幾筆後,看到買賣美金可以賺取利潤,我就用弟媳李某治的身份在香港註冊了金瑞龍貿易有限公司,也幹起這個行當。”丁某玲說。

何為買賣外匯?七台河市公安局“部督特大系列地下錢莊案”專案組副組長張曉昕介紹,由於國家外匯管制政策,境內的大額資金想轉到境外,或者境外大額資金想轉到境內,均會受到限制,游離於管制之外的地下錢莊便充當仲介。

他舉例說,國內的A想把錢轉到其國外帳戶,先跟地下錢莊約定好匯率或手續費,然後A將錢打到地下錢莊指定的境內帳戶,地下錢莊再通過其境外帳戶,將相應的外幣打到A指定的境外帳戶,反之亦然。

 

 

張曉昕說,老百姓要用上地下錢莊的比例很小,通過地下錢莊轉移的,多是不能拿到檯面上的資金,以往破獲的案件顯示,走私、販毒、電信詐騙、貪腐等犯罪活動中,贓款往往是通過地下錢莊轉移境外。

丁某玲在買賣外匯,她的資金從何而來?她供稱,除了來自梁某華地下錢莊外,還有吳某、王某地下錢莊,以及俄羅斯的朋友。“我除了幫地下錢莊買賣外匯,賺取20至50元人民幣不等的利潤,我自己也向有需求的人賣外匯,從中賺取手續費。”

七台河警方向澎湃新聞透露,2011年至2015年,丁某玲用自己的身份及丈夫、弟弟等親友的身份,在香港成立9家離岸公司,並在香港銀行開戶,夥同他人與梁某華等地下錢莊進行非法資金結算、買賣外匯等交易活動,數額達9.93億美元。

偽造虛假“資金流”,騙取出口退稅

除了非法買賣外匯,丁某玲涉嫌還通過其掌握的地下錢莊,提供虛假的外匯資金流,騙取政府出口退稅。

出口退稅,是指國家對出口的貨物,退還其在國內生產和流通環節實際繳納的增值稅、消費稅,從而增強出口貨物的競爭能力,擴大出口的創匯。

根據出口貨物不同,退稅率有17%、13%等多個檔次。地下錢莊就瞄準這塊政策“肥肉”,打起騙稅的主意。

張曉昕以國內一家生產手機的A公司為例,介紹了正常的出口退稅流程:首先A公司生產手機,需要購買各種原材料,原材料提供者會出具增值稅專用發票;手機出口經過海關,會有報關單;出口到境外B公司,B會將錢款通過銀行結匯打到A的對公帳戶上,產生結匯單;完成上述流程,A公司可拿著報關單、增值稅票單、結匯單等到稅務部門辦理出口退稅。

丁某玲是如何騙取出口退稅的呢?她供稱,她經營的伍路興公司是一家有進出口貿易資質的公司,在出口或代理出口過程中,經常接觸貨代公司,並和他們保持較好的關係,有時為了省事,貨代公司還會幫她到報關行辦理報關業務。

Advertisement 以下為廣告



彩色隱形眼鏡大特價: 全場HK$100元一對起,加50元再多一副特價款!


“貨代公司為了獲得更大利益,想將那些不能退稅的貨物進行出口退稅,就將這些貨物資料賣給我,並為我提供貨物流票據,我再到其他企業虛開出相同物品的增值稅發票,之後我再通過控制的地下錢莊,從香港向伍路興公司轉入美元,以顯示有出口結匯,完成資金流,從而騙取出口退稅。”丁某玲不加思考地供述了這個流程。

當然,貨代公司賣資料給她並非無利可圖,每出口10萬美金的貨物,就收她5000至6000元費用。那些為她虛開增值稅發票,為她騙稅提供條件的企業,則以10%至11.3%不等的票點收取費用。

“境外一個正常的企業,不會配合你,將錢乖乖地打到你境內銀行卡上。地下錢莊的作用就是充當仲介,將境外的錢打到境內公司對公帳戶上,以顯示有結匯,形成一個完成的出口鏈條。”張曉昕說。

七台河警方稱,2012至2015年,丁某玲地下錢莊夥同廈門10家報關行,將沒有進出口權的中小企業真實出口的貨物,以丁某玲控制的公司名義出口,騙取國家出口退稅733.7萬元。

 

 

購買出口貨物資料偽造外貿交易,騙取政府獎勵金

參與破案這幾年,張曉昕摸透了地下錢莊的特點:它們有大莊和小莊之分,各錢莊既相互獨立,又互相勾連,有時為了資金周轉,莊與莊之間也互相拆借。

於是,專案組順著線索挖掘,拔出蘿蔔帶出了一堆泥。

七台河警方稱,通過偵查梁某華地下錢莊資金流向,查明河南一家在境外上市的公司,曾通過梁某華等地下錢莊,非法購買9400萬美元,虛構資金流,騙取國家出口退稅7894萬元。目前該公司相關負責人在逃。

梁某華的帳戶還顯示,他曾向廣東潮州的邱某展帳戶打過資金。專案組據此偵查查明,邱某展地下錢莊除了為他人提供資金流外,2013年他還利用虛假註冊的45家空殼公司,與深圳等地報關行勾結,購買其他公司出口貨物資料,以自己控制的空殼公司名義虛構出口貿易,騙取某市政府出口創匯獎勵金數千萬元。。

而據邱某展供述,他和梁某華是經朋友介紹于2011年相識,之後有了外匯往來。他還供稱,2013年1月,他的老鄉在他公司喝茶,交談過程中,老鄉說某市外貿出口政府有補償獎勵,他們鎮上的老鄉詹某豐2012年就在做出口補貼,而且做的挺好。

“我們順藤摸瓜,不僅查到確實有詹某豐地下錢莊,而且2012至2015年,該團夥註冊了122家空殼公司,然後高價購買出口貨物資料,偽造虛假的外貿交易,騙取政府出口創匯獎勵5.6億元。”張曉昕介紹道。

Advertisement 以下為廣告




家住東莞的周某州與邱某展也有外匯交集,因此在邱“浮出水面”後,他也進入警方視線。七台河警方查明,自2010年9月起,周某州通過從邱某展等多個地下錢莊購買3.58億美元,以其控制的6家紡織公司的名義,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,騙取出口退稅款2.3億元。

公安部經偵局反洗錢部門負責人束劍平說,從七台河警方破獲的系列地下錢莊案來看,在騙取出口退稅、詐騙政府獎勵而獲取暴利面前,地下錢莊已不滿足於純粹通過資金周轉來謀取非法利益,它們往往是在從事地下錢莊活動的同時,一併從事這些違法犯罪活動,有時和其他團夥勾結,有時自身單幹,犯罪的複合化越來越明顯。

針對這一特點,束劍平說,公安部也要求各地公安機關在打擊地下錢莊的同時,必須深挖、延伸打擊,必須深入調查地下錢莊的上下游資金,如果發現其他犯罪,要一併追查到底。

 

您喜歡這篇文章嗎?
  • Fascinated
  • Happy
  • Sad
  • Angry
  • Bored
  • Afraid

Comments

comments

Clo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