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/ 即時新聞 / 國際新聞 / 投資150億美元 波音797做還是不做?

投資150億美元 波音797做還是不做?

2007年7月8日,波音787在埃弗雷特波音工廠首次亮相

 

2019年才開始不久,波音公司的高管們就必須著手決定今年最為重要的一項工作:是否投資150億美元製造下一代全新噴氣式客機。

這款全新噴氣式客機外號為“797”,將是波音自2004年推出787夢幻客機後的首個全新機型。此外,由於空客近來勢頭猛進,波音也希望藉此機會擴大產品線。即將出任空客首席執行官的紀堯姆·福裡(Guillaume Faury)表示,他正等著波音公司主動出擊,然後才會迎戰。雙方很有可能在今年6月份的巴黎航展上一決高下。

 

波音797是專為中程航線(譬如從芝加哥到柏林,或紐約到洛杉磯)設計的經濟型客機,它的面世將為提供中長途航行服務的航司帶來更多選擇,但按下“投產”按鈕並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。若效果未能如願,787夢幻客機的銷量將會受到波及,並有可能使波音公司在華爾街失寵。

 

“波音公司從前每次推出新機型都能在市場上獲得不錯反響,即使他們在推出時並無把握,”航空業分析師理查·阿布拉菲亞(Richard Aboulafia)說,“但這次情況不太一樣,他們必須謹慎做出決定。”

猜你喜歡:  空客宣佈將停產A380客機 美國一架都沒買過

據知情人士透露,預計波音公司董事會將在3月底前重新審查新計畫的實施情況。目前,由787夢幻客機專案負責人馬克·詹克斯(Mark Jenks)領導的概念先導團隊每月都會與首席執行官鄧尼斯·穆倫伯格(Dennis Muilenburg)和首席財務官葛列格·史密斯(Greg Smith)會面商討此事。

 

波音銷售團隊就波音797(波音內部稱為NMA,新款中型客機)投放一事已討論至少五年,期間市場計畫一直在調整,由此衍生了一出到底“做不做”的鬧劇。

 

“有些飛機的面世與‘探月’無二,而這次,是一個典型的商業案例。”阿布拉菲亞評論說。無論是技術還是生產線,波音在787夢幻客機上全都是新的嘗試,但多次延遲交付導致首批被預訂的500餘架飛機未能實現盈利。將這次堂吉訶德式的冒險形容為“探月”並不為過,因為這種情況確實需要避免。

 

對於波音和空客來說,決定投產全新機型是十年一遇的大事。畢竟,飛機造價高得讓人望而卻步,延遲交付是常態,而回報則很有可能要數年才能實現。據加拿大金融服務公司Canaccord Genuity分析師肯·赫伯特(Ken Herbert)推測,波音很有可能要在波音797上花費150多億美元。如果波音新機型銷售額突飛猛進,空客可能也得設計投產新型客機迎戰。

創立了多家航空公司的大衛·尼爾曼(DavidNeeleman)則看到了波音公司可能得到的回報和潛在風險。尼爾曼企業的業務覆蓋美洲和歐洲,但避開了熱門城市。在他看來,既能提供舒適體驗,又能有效控制成本的波音797是一款為他的航空版圖量身定做的機型。

 

尼爾曼是TAP葡萄牙航空的股東之一,近日他前往芝加哥開拓該航司業務時表示:“波音公司給我做了一次簡報展示,我覺得非常棒。”尼爾曼是捷藍航空(JetBlue Airways)、巴西蔚藍航空(Azul)和即將在美國成立的新航空公司Moxy等初創公司的創始人,他對波音新機型的評價十分值得重視。

 

但同時,尼爾曼也希望空客可以儘早推出更為實惠的競品。他表示,這家圖盧茲航空巨頭“應該搶佔先機”,這對波音來說並不是一個好消息。

 

如此一來,還會攪動波音公司這幾十年在航空市場的佈局。且不說波音797是否會與波音最大的單通道飛機737 Max 10和最小的寬體中遠端客機787-8相衝突,波音能從新的製造系統中節省多少成本也同樣值得關注。不過穆倫伯格認為,波音可通過新的數位工具預測和即時跟蹤飛機的製造過程,並監測飛機的飛行狀態,從而節省研發和最終組裝的時間和資金成本。

猜你喜歡:  空客宣佈將停產A380客機 美國一架都沒買過

波音797的突破在該公司新型軍事訓練飛機的組裝中可見一斑。以往,波音公司聖路易斯工廠的工人需要一天半時間用鉚釘將“超級大黃蜂”戰機機身的兩個主要部分組裝固定好,而根據波音防務、航太與安全部門(BDS)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利安妮·卡瑞特(Leanne Caret)的說法,現在新的T-X教練機部件組裝用時不到一個小時。

 

若波音公司還在猶豫,空客將率先升級技術招攬客戶。近期,達美航空公司(Delta Air Lines)和美國聯合航空公司(United Airlines)需要更換成百上千架老化的波音757和767噴氣式客機,這兩款客機曾是中程飛行的主流機型。

 

尼爾曼關注的是空客“A321XLR”,A321LR的升級機型,計畫於2023年投放使用,比波音797早兩年。油箱升級後,新款客機將成為空客旗下航程最遠的單通道飛機。將於今年4月出任空客下一任首席執行官的紀堯姆·福裡並未挑明有關A321XLR的決定是否即將成形,也沒有透露它是否是最有可能投放使用的新機型。

 

“哪怕是在波音公司行動前,我們也並未感覺到壓力,”他在1月初表示,“因為競品不成氣候,A321的市場份額非常大。我們將繼續改良這款產品,服務經濟型中型客機市場。”

 

波音797機身略呈橢圓形,乘客空間與載貨量一增一減,機身重量與油耗都減輕了。797小機型版本可容納220名乘客,大機型則可容納270名乘客,飛行成本約比目前的寬體機節省40%。

 

讓尼爾曼印象深刻的是,波音公司的設計師“創造性地翻轉機身,節省載貨空間,以窄體機的里程花費,實現雙通道的設計,如果真的可以,那就太好了。”

 

一般來說,波音公司會將同一系列飛機不同版本機型的發佈時間錯開一至兩年。但據知情人士透露,波音公司已經在考慮同時對797的不同機型進行認證,以免錯過換機缺口大開的市場。

 

波音797的定價必須介乎於空客旗下各款機型才會有競爭力。航空業諮詢公司Flight Ascend Consultancy的估值部門負責人喬治·迪米特洛夫(George Dimitroff)表示,加上所有花裡胡哨的配置,一架A321LR的售價約為6000萬美元,而一架寬體A330-800的售價通常在1億美元左右。

 

“我保證市場對波音797絕對有需求,”迪米特洛夫說,“這將為低價、長途的飛行服務帶來全新機遇。我相信波音797會推動這改革性的一步。”

您喜歡這篇文章嗎?
  • Fascinated
  • Happy
  • Sad
  • Angry
  • Bored
  • Afraid

Comments

comments

Close